LOGO

2019

.29

中美貿易戰將何去何從?

閱讀數:2355
E君說  

近日,中美貿易戰持續升級,本月初,在中美雙方此前已約定繼續磋商的背景下,美國政府單方面宣布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%關稅,令磋商中途生變。此舉在中美兩國都引起強烈反響,美國多家主流媒體連續刊文,批評美國政府的做法是對美國企業和消費者利益的傷害。美國普通家庭成本一年或增加800多美元,與中國的貿易戰幾乎傷害了美國經濟的每一個領域,幾乎沒有產生贏家。

中美貿易戰將何去何從?對于企業的影響有哪些?企業應該如何應對和調整?針對以上焦點問題,《后E師說》特別邀請后EMBA商業領袖教授、總理座談會專家、國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長、微財經創始人劉勝軍進行深度解讀;敬請關注《對話劉勝軍:解讀中美貿易戰》。

劉勝軍教授專訪視頻 


問題一:貿易戰升級對中國外向型企業有什么不確定性?他們應該怎么來應對貿易戰升級對企業的影響?



劉勝軍:中國企業面臨國內國際多重壓力


現在中國企業面臨的壓力,所謂的成本上升不僅僅是關稅,關稅只是一個短期的新的變量,實際上成本上升的壓力在過去幾年已經非常明顯了,最主要的就是勞動力成本的上升,因為現在經濟已經過了“劉易斯拐點”,勞動力供給從過去的充沛轉向了短缺。


在這種情況下,中國的企業一定要尋找新的競爭力,也就是說不管有沒有關稅戰,企業轉型的壓力都是不能夠逃避的。如果說沒有發生貿易戰,中國企業不轉型,光勞動力的成本上升,同樣可以把很多企業給吞噬掉。當今企業面臨的真正的壓力,就是我們過去習慣于靠成本、靠價格去占領全球市場,這樣的競爭力是很脆弱的,是不可持續的。那什么樣的競爭力是可持續的,就是要靠品牌、要靠創新、要靠質量。


劉勝軍:中美貿易戰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國,其次是美國


一旦建立了品牌,或者說質量,創新技術有了突破,就可以樹立很高的門檻。這樣的話其他人要想跟你競爭,難度就會非常大,或者說企業的護城河就會越來越高,這是所有的企業,不管是外向型還是內向型企業都要去面對的問題。當然外向型的企業在短期內可能面臨的壓力會更大。面對這樣一種短期的壓力,第一就是企業要想辦法實現市場的多元化。中美關系的惡化,其他國家反而會得益。看到一個測算說中美如果真的長期貿易戰的話,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國,其次就是美國。


劉勝軍:指望中美貿易戰短期內解決不切實際


其他的國家很多都是要得益的,為什么得益?比如說歐盟,因為將來中國不買美國的產品,一定會買歐盟的產品。反過來講,如果中國的企業不往美國賣,但是能夠更好地開拓歐盟市場,其他國家的市場,那么這個企業的風險就會被降低。中美關系從原來的合作,走向競爭博弈的大趨勢,中國的企業可能要有一種相對比較長期的心理準備,也就是說不要指望中美之間的摩擦,在未來的幾個月或者一年之內就能得到解決,這是不切實際的,現在這種格局已經走向了長期化。


劉勝軍:企業根本的出路是要自己轉型升級


貿易戰問題,不僅僅是關稅,如果簽貿易協議,企業會在投資、技術等各種各樣問題上,面臨美國的挑釁和找茬,所以企業要有心理準備,特別是在一些敏感性的行業、技術比較重要的行業,這種壓力會更加明顯。企業要做好心理準備:通過多元化,通過自身的轉型升級來真正化解外部的不利環境。要考慮這樣一種可能,就是如果把企業轉移到越南了,然后從越南賣到美國去,美國人就不會把你當成中國企業,但是這只是短期的暫時的,將來會不會出現新的變化,不知道,可以對這種逃避管制的辦法有新的對策,根本的出路還是企業自己要轉型,要通過升級、通過創新來提高自己的競爭力,這是根本出路。



問題二:您剛才說中美貿易戰受傷害最大的第一個是中國,其次就是美國,雙方會受到什么樣的影響?



劉勝軍:貿易戰代價需中國企業和美國消費者共擔


首先,貿易戰目前體現的主要就是互相加征關稅,互相加征關稅之后,一方面來講,中國企業在美國的競爭力就下降了,本來一百塊錢的產品,現在賣到125塊錢,原來消費者覺得中國的產品挺便宜的,現在可能就猶豫了,不買了,或者干脆買越南的產品、印度的產品,中國的經濟當然就會受到影響。


中國市場非常大,中國企業的出口量也非常大,如果去美國的沃爾瑪超市去采購,給小孩買個禮物,會發現每個禮物背后都寫著made in China,幾乎都是這樣的,這說明什么?說明中國現在已經占據了美國很多的消費領域,美國的消費者要想不消費中國的產品而消費其他國外的產品,在短期內完成切換是非常困難的,因為沒有哪個國家有這么大的生產能力,這么大的體量在短期內就能取代中國,所以可以想象這種關稅最終的結果什么?它的成本一定是被美國的消費者和中國的出口商分擔的,比如說加了25%的關稅,可能中國的企業要降一降價,同時,美國的消費者要多付出一點代價,所以雙方都會痛苦。


劉勝軍:中美貿易戰需要建設性解決方案


再加上中國要反制美國,美國的企業賣到中國也會受到影響,比如說美國的農產品,美國的能源對中國的銷售已經急劇的下滑,這個非常明顯。隨著貿易戰的演化,將來也不排除雙方這種民族主義的情緒會進一步加劇,將來哪一天如果美國再繼續長期延續對中國的打壓,中國的消費者就可能會抵制美國的汽車,將來可能通用汽車在中國一輛都賣不掉了,對美國的壓力也非常大,隨著美國打擊中國采用了一些非常極端的手法,比如打擊華為,不排除中國會有一些極端的反擊,比如說中國宣布以后永久不采購波音飛機了,波音的股價肯定會暴跌,對美國也會帶來很大打擊。


中方一開始就講的明白了,并不是說不承認我們有需要改進的問題,我們是有問題的。但是需要通過談話,通過對話能夠建設性的找到解決的方案,而不能一上來就以這種相威脅的方法去威脅去強迫對方,這是只會帶來雙方都會受傷,一個雙輸的格局。



問題三:中美貿易戰肯定是一個長期的艱巨的過程,未來的發展走向如何?



對中美現在不能簡單地講貿易戰,就是講中美的大國博弈,大國博弈現在分成幾個層次,先說貿易戰,貿易戰為什么會突然發生逆轉?我想表面上看是說美國人指責中國原來做出了很多承諾,現在突然又反悔了,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什么?最重要的是美國在談判的過程中對中國一再極限施壓,提出很多過分的不合理的要求,如果提的要求太過分了,中方是無法接受的。所以當中國國內的經濟形勢開始好轉之后,中方的壓力減輕之后,中方就覺得無法接受這樣條款,這是一個非常自然而然的可以理解的過程。


劉勝軍:改變特朗普的思維模式需要打一打


目前,中美現在貿易談判,特朗普有非常獨特的個性,比如說,美國的經濟學家告訴特朗普,貿易戰最終的代價主要是由美國消費者承擔的,但是特朗普不相信經濟學家的話,他認為貿易戰對美國是有百利而無一害,這是特朗普一個非常簡單的思維模式。改變這個思維模式,必須打一打,就是通過真刀實槍。中美真的發生了貿易戰之后,特朗普看到美國的農業受到影響了,就業受影響了,股市下跌了,特朗普再說,OK,看來經濟學家說的是有道理的,中美可能再度回到談判桌上。


劉勝軍:美國在2020年前可能會做出妥協


現在有很多的不確定性,比如說中國要改變哪些內容,以什么樣的方法來改變,是修改法律,還是怎么樣,以多快的速度來改變,這些都還存在一些不確定性。化解不確定性,一方面需要中國有更大的改革開放的勇氣,另外一方面也取決于美國政治家是不是有足夠的理性,如果沒有這種理性,極限施壓反而會讓對話更加困難。


未來最大的不確定就是貿易戰耗下去之后,對雙方的經濟、股市甚至就業會帶來多大的傷害,這個過程需要多久不知道,美國畢竟面臨2020年大選的臨近,在目前這樣一個對陣的過程中對美國是不利的,只要說中國能夠把自己的陣腳給穩住,中國不像美國面臨2020換屆大選的壓力,美國會在2020之前做出一些妥協,中美之間有可能再度回到對話桌上。最近美國財長也做了很多表態,始終沒有說中美雙方對話的大門已經關閉了,雙方其實都想去談,希望找到一個對自己比較有利的解決方案。



問題四:如果2020年特朗普順利連任,是不是還會繼續非常嚴厲的來打壓中國?



從特朗普目前的言行來講,這是特朗普最喜歡用的手段,他認為關稅戰用起來是感覺最好而且最有用的,很有可能繼續這么用,因為2020連任他已經沒有后顧之憂了,最多只能連任一次,所以他可能豁出去了,但是會受到現實的制約,懲罰中國,中國有反擊,最后雙方的經濟、就業都會受到影響,會對美國形成巨大的輿論壓力,這種輿論壓力最終有可能對特朗普做出一些限制,所以未來還是要在博弈當中來尋找一個解決方案。


劉勝軍:中美在科技領域對抗會越發嚴重


中美之間不僅僅是貿易問題,除了貿易問題外,一定要看到現在科技領域的競爭狀態比貿易領域更加嚴重,貿易領域可能只是雙方有一些貿易的逆差什么之類的,但是科技領域可能就涉及到你死我活的問題,所以美國一定要把華為這樣的企業給滅掉,才能夠覺得自己安心。在科技領域,中美之間對抗會越來越嚴重,而且這種對抗會蔓延到教育、交流,甚至雙方的很多學術互訪都會出現。目前可能除了貿易問題之外,更多的要關注向其他領域的擴散以及擴散對企業帶來什么樣的影響。



問題五:5月13號,新聞聯播發表國際銳評《我們已經做好全面應對的準備》。讓廣大網友人心振奮,您覺得這份信心是真的有信心的,還是口頭上有信心?



劉勝軍:貿易戰是實力戰也是心理戰


貿易戰是實力戰,同時也是心理戰,在博弈過程中,能不能取得勝利?不光取決于國家的實力,也取決于狀態,這種自信能不能嚇倒對手?所以有的人把博弈稱為斗雞,這是博弈論中一種經典的場景,就是看誰的氣勢能夠壓倒對方。


中國在2018年一開始是比較被動的,因為股市暴跌,大量的民營企業信心不穩,在這種情況下,在博弈當中相對來說局面一度是比較被動的,經過一年的痛苦的試探,現在又出現了兩個重大的轉變,第一個重大的轉變就是通過政府的減稅,還有各種宏觀政策的調整,經濟已經初步的在短期內穩住了陣腳,當然未來還需要更多的減稅,更多的改革開放,但是至少已經度過了一個比較困難的階段,這個毫無疑問是我們在貿易戰當中最大的底氣,也就是我們能夠或者說敢打貿易戰,首先是我們對自己的經濟形勢有這樣一個判斷。其次,劉鶴副總理也說中國有巨大的消費市場,巨大的內需,只要把這些東西都給激發好,中國經濟還是能夠經得起外部的沖擊的。這個可能是在短期內來講最重要的。


劉勝軍:中美貿易戰是持久戰,沒必要抱有幻想


美國現在不僅僅是解決貿易逆差的問題,美國現在就是要打壓你,什么時候會罷手,一直把你打趴下了才會罷手,如果認識到這樣一個格局的話,就知道這是一個長期戰、持久戰,沒有必要抱有幻想說短期內妥協一下,簽個貿易協定,換來多少年的和平,這種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。


從理論上必須自信,當然從實踐中也看到了自信的理由,畢竟經濟的好轉,中國有世界上最有潛力的消費市場,世界第二大的GDP,強盛的綜合國力,再加上體制優勢,如果把這些優勢都能夠發揮好的話,其實在博弈當中是占據優勢的。強調自信并不是說豁出去跟美國人拼了,不是的,最期望的結果還是不要打。


劉勝軍:我們最大的目標應是斗而不破


正是因為認識到要換得和平,必須有氣勢,所以現在還必須有這樣一種博弈策略。中美之間,我們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要爭取“斗而不破”,不斗是不可能的,中美之間已經在斗了,而且這個斗會一直持續下去,但是最好不要破局。如果說中美之間雙方誰也不理誰了,電話也不打了,也不來往了,對雙方來講都是災難性的后果,所以現在對我們領導人的智慧考驗就在這地方,怎么斗又不能破,而且斗的過程中要盡量的爭取對國家最大的利益,這是需要我們去把握的。


微信圖片_20190529095442.jpg


米果提供SEO優化
金蟾捕鱼2赢话费官网 北京赛车网址 pc蛋蛋微信群二维 股票怎么玩阿 网盛棋牌下载 网上赚钱 申城上海麻将下载 股票趋势软件下载 下载天津麻将 模拟炒股软件 人气多的棋牌? 中彩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全民欢乐捕鱼破解版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安 怎么破解微信手机微信捕鱼 吉林微乐麻将 恒生电子股票行情